周一,上证指数爆拉150余点,距3000点大关只差一根中阳线的距离。早盘,指数曾在2850点两度蜻蜓点水,随后一骑绝尘。部分股民可能有些印象,这个点位就是李大霄当年所说的婴儿底。上海产权交易所公告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曾经说过:“我期望后任者,以后不再重复‘火山口’这句话,中国证券市场一定能够成为一个成熟的市场,绝不再是‘火山’了。”然而刘士余接手成为第八任证监会主席之时,却是不折不扣坐在了“火山口”上。彼时A股刚刚经历了三波股zai:2015年6月15日的股zai1.0、同年8月27日的股zai2.0,以及2016年年初熔断3.0。沪指一度从5178点高点跌到2638点,几近腰斩。

更复杂的是:同期,金融去杠杆资管新规出台、经济周期朝下、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和民营经济遭遇退场论接连发生,这些都不在刘士余能力范围之内,但必然对指数造成了重大的影响。上海彩票管理中心IPO注册制改革迟迟未能完成,亦是市场部分人士批评刘士余的地方。